中國安吉網

學術論文:《理性報道大災難 體現媒體新價值——日本NHK災難報道給人們的啟示》(作者:金光華、章丹 榮獲2011年度浙江廣播電視新聞獎學術論文獎一等獎)

核心提示: 作者:金光華、章丹;本作品榮獲2011年度浙江廣播電視新聞獎學術論文獎一等獎。

經歷了9.0級大地震、撲天的海嘯和核泄漏事故的鄰邦日本,面對史無前例的復合型災難,很難看到對著鏡頭哭泣的民眾、抹著雙眼的政界人士,更看不到極度渲染悲傷氣氛的煽情報道。不哭,是罕見大災難后日本留給世界的最深印象。而這一切,最早是經日本媒體傳播出來的。以日本最大的公共傳媒NHK(日本廣播協會)為例,主播們始終保持鎮靜的面容,給人的感覺就是非常堅強,畫面上沒有出現令人恐怖的死亡特寫,沒有災民們呼天蹌地的鏡頭,更沒有一線記者作秀式的煽情報道和媒體渲染的所謂“眾志成城”。世人真正見證的是日本公共傳媒的專業主義和人文情懷。英國《金融時報》FT中文網總編輯張力奮作了如此評論:“震后,日本體現的有序、鎮靜和高度組織令人印象深刻。作為真正的公共電視臺,NHK在國家重大危機時刻成為超越一切的公共平臺,維系了國民的精神和秩序”。一位在日本的中國留學生也在微博上發出如此感想:(日本)電視臺的新聞特別平靜,我覺得無可挑剔,有信息量卻不侵犯個人,有數據卻不煽情,有各種提示卻不造成恐慌。

面對橫掃一切的這場大災難,日本表現出了令人吃驚的“淡定”。這雖與日本長期的抗震教育、預警系統、國民綜合責任、高度的自治精神以及對民族、國家高度認同等有關,但更與日本媒體在突發災難前保持尊嚴、從容理性的傳播方式有密切的因果關系。NHK是日本影響力很大的新聞媒體,作為側重于公共屬性的傳媒,始終保持著“我的方式傳播”的媒體第一價值,保持了獨立和公信力,即使在大災大難來臨時也不曾改變,充分體現了媒體的新價值。

一、冷靜不煽情。在日本大地震發生之后,無論是在大陸媒體上還是在港臺媒體上,都不難看到這樣的字眼,滿目蒼夷、人間煉獄……反觀NHK卻基本看不到這樣的景象。報道中沒有大眾想象的悲傷氣氛,也沒有不斷地去重復受災地區的影像。NHK展現了高度的新聞專業與自律,冷靜而不煽情地報道了相關災情,除了正確傳達政府發布的訊息外,也讓所有守在電視機前面的日本國民,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國家正在發生什么事情。他們沒有去追問受災民眾現在是什么心情,更沒有刻意的去渲染悲傷。NHK在此次地震報道中,冷靜而詳實報道海嘯的正確訊息,即使某些主播跟記者的聲音有些顫抖,但總體是鎮靜的。畫面上沒有災民呼天喊地的畫面,沒有記者虛張聲勢的嘶啞報道狀。關于災情信息傳遞、政府政策發布都相當及時,甚至每隔幾分鐘就提醒觀眾注意安全,NHK真實呈現了日本地震的面貌。這種專業主義,不僅真實報道了災情,也讓民眾能夠在災難前保持平靜。

二、媒體公信力最大化。強震剛過,作為公共電視臺的NHK全面跟進。不停地輪流用日語、英語、漢語、韓語等5個語種,發布有關最新震情和可能發生海嘯的地區給予震區多國民眾最大的幫助,因為他們已考慮到了受眾中有非日語觀眾。余震不斷,NHK非但沒有停止工作,主持人甚至戴著醒目的安全帽出鏡,播放關于地震的最新消息。地震之后,更令人擔心的是核電站的核泄漏危機。負責運營福島核電站的東京電力公司高層,313日召開記者會,副社長藤本孝等六名高層人員在會上鞠躬謝罪,但仍逃不過現場記者的“圍攻”。有記者厲聲逼問核電站情況:“3號機組會不會發生燃料棒熔化?”藤本回答:“目前尚不清楚。”記者當即對他吼道:“把話說清楚了!到底會不會?”“別含混言辭!”藤本只是答:“情況是嚴峻的。”這種厲聲的質問不代表記者、不代表他所在的媒體,只代表擔心核泄漏會引發安全事故的全體日本國民。不知不覺中,將媒體公信力做到了最大化。

三、及時實時播報。這場破壞力超過汶川大地震20倍的大災難,天然地觸動著人們對末日來臨的想象。學者和靜鈞在評論中說:有一個鏡頭令人印象深刻,NHK正開始播放對宮房長官的采訪實況,當獲悉福島縣第一核電站1號機組可能爆炸后,馬上中斷畫面,轉而反復播放核輻射時的生活指導及相關避難信息,每隔幾分鐘就提醒民眾注意安全,及時地從各角度呵護著生者的安全和對逝者的尊重,顯示了媒體的社會責任。核泄漏事故發生之后,NHK也在第一時間把輻射量每小時1015微西韋特的準確數據傳播出來,并告知“這相當于普通人一年可以承受的輻射量”,而不是輕描淡寫地說“影響不大”,塞給受眾完全不知所云的消息。NHK報道的新聞畫面,以專業直擊災難現場,同時也展現尊重人性的作業模式。他們深知:生命的尊嚴高于一切!沒有新聞比生命更值得尊重!

日本大災難一周后的317日,一場波瀾壯闊、震驚寰宇的搶鹽風潮席卷中國,反而讓還處于搶險中的日本核輻射震區倒顯得有些平靜了,真正讓世人貽笑大方:日本人很淡定,中國人很盲從,中國人心里發生了10級以上強震!事后反思:國民心態的失衡、公民自治精神的缺失和權威信息的缺位,讓碘鹽與SARS時期的板藍根一樣身價陡增。對照天災面前鎮靜沉著、理性從容的日本媒體,我們要改進的“短板”很多很多,謹此贅述四個方面的啟示。

一、信息及時公開透明。這雖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但在任何突發性事件和災難面前其實是一個極其重要的環節。由于流言無時無刻可以在微博、短信等平臺上的瞬間傳播,恐慌和猜忌等自然會在人群中迅速蔓延。全民式的癲狂也會召之即來,這不能歸罪于廣大公眾。曾記否,SARS期間,板藍根曾經被瘋狂搶購。因為很多民眾相信,板藍根能防止SARS,于是板藍根成了緊俏商品,有人大量囤積。當時,無論是專家還是政府,都對SARS語焉不詳,這只能讓流言傳播,造成百姓恐慌。此次搶鹽風波,首先是因為對于核輻射危險性和防范的介紹,所謂的權威人士也莫衷一是。人們源于信息的模糊與對科學的無知,口口相傳,于是各種流言有了土壤。因此,遏制流言,首先應當把真實情況第一時間公之于眾,讓公眾對危機有科學的了解和理性認識。就傳播手段而言,權威信息有必要借助各種信息渠道尤其是傳媒業,通過形象通俗的表現形式傳播,才能取得好效果。

二、制定預案、有備無患。所謂有備無患,并不是天生的才能,而是一代代傳承下來的后天養成的素質和訓練。由于災難不斷,日本人對未知世界有著深深的敬畏以及深重的悲觀主義色彩。而這種悲劇性格自然而然的另一面,是日本文化中對轉瞬即逝的美好有深切的感情,外化成他們的民族精神,就是一切都必須精益求精,把自己的責任盡到最大。所謂公眾預案,其實就是一份對大眾心理以及社會集團行為的研究報告,用途很廣,不僅包括媒體的預案,而且還包括建議政府、民眾如何應急等等。幾乎每戶日本家庭,都有一張各個區域所發放的地區《災害時避難場所》地圖,里面標明了這個地區發生洪水、臺風、山崩、海嘯時的避難場所。日本人的汽車行李箱里一般都有一個“防災箱”,里面是干糧、飲用水、手電筒、急救包什么的。每一個孩子從小就要接受地震逃生教育,并定期演習。同樣道理,媒體有了此類預案,屆時才會沉著冷靜、克制不煽情。媒體的從容理性,才會傳遞給每一個身處災難的人們信心和力量。

三、科普防災、未雨綢繆。每當災害發生時,國內記者都會冒著生命危險奔赴災區第一線,在第一時間里傳遞大量信息的職業精神得到受眾的首肯。但公眾對媒體仍有指責,主要是媒體對防災關注太少,災難報道高度集中在災難后的救災領域,廣大公眾希望媒體更多介紹防災減災知識,而不僅僅是災難發生后各種煽情報道以及觸目驚心的死亡數字。有鑒于此,媒體在科普宣傳中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防災減災知識的普及,雖然在短期內看不到效果,也沒有經濟效益,但一旦災害發生,就有可能使更多的人獲得生存機會、挽回大量的經濟損失。科普防災,真正關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我們的公共媒體及相關專業媒體,可以借助重大紀念日、國際減災日、世界氣象日及每日的天氣預報,每周氣象分析等多種途徑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形象生動的畫面傳播一些科普知識,及時預警、未雨綢繆。如果讓廣大受眾都知道每人每天食鹽量為6克、80%以上的鹽是礦鹽、碘鹽的保質期為30個月等方面的科學知識,這場讓人匪夷所思、無“鹽”以對的鬧劇也不至于如此。因為擁有智慧和科普知識的人們永遠不會成為謠言的俘虜,更不會助紂為虐。一旦災難來臨,更不至于成為一盤散沙,反而會形成有效的組織抗拒災難,成為不可或缺的救災力量。

四、亟需創新工作機制。國內媒體在重大災難面前,現在已經成為一支重要的救災力量,這一點已有一定公信力。但在公民獨立思考、自治精神的引導上有很大欠缺,亟需“補課”。從傳統文化形態來看,中國人的習慣于從眾,而不是獨立思考。一旦有傳言,很多人總是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心態,盲目跟風。在媒體的報道中,那些提著大包小包去超市搶購食鹽的人群中,并非都真的相信坊間傳言。許多參與搶鹽的人,未必真的在意什么“核污染”,更談不上真正了解“核污染”,之所以參與“搶鹽”行動,主要是因為周邊的親朋好友及左鄰右舍都在搶。按照國人的慣常思維,既然都在搶?我為何不搶?從奴隸社會至封建社會乃至今天,中國人習慣了聽命令、看通知,習慣了步調一致的行動,習慣了大小事務由政府包攬統領。反觀日本、社會大災難之后依然井然有序、從容不迫、有條不紊,保持了令人生畏的處變不驚。其強大的抗擊打能力,的確令人嘆服。但這樣的堅強與優雅并非與生俱來。公民精神不是計劃出來的,不是管制出來的,只能從日常的公民生活中發育,從日常的公民生活中成長,潛移默化地成為每個公民的本能。用這樣清明理性的公民精神,來蕩滌無知、盲從、狂暴和非理性,人心始能自治。作為中國媒體,亟需不斷創新工作機制,拓寬報道思路,在此項引導上迫在眉睫又大有作為,真正體現媒體的新價值。

誠如著名學者和靜鈞所述“一個國家可以有大災,但不能有在大災面前完全走樣的公共媒體”。中國各級各類媒體任重道遠!

注:參考文獻:①和靜鈞《從地震報道看日本傳媒的操守》;

②張力奮的騰訊微博;

③鳳凰網《鳳凰博報》。

注:該文刊載在2011年第3期《視聽縱橫》P3133。榮獲2011年度浙江廣播電視新聞獎學術論文獎一等獎、浙江新聞獎新聞論文二等獎。

責任編輯:安吉視窗網
18选7玩法